“咱们有帐篷吗……”红月恍然想到一点,挑眉疑惑道。

众人:“……”

“可以买去,这事包在本姑娘身上了,”白灵儿可是厌倦了睡车里的夜晚,早上起来浑身痛,一想到又要睡帐篷如同噩梦一般。

“咱们每人睡一个帐篷?”和尚转身趴在座椅背上,夜里不太安全,一个人睡没有安全感。

“不不不,合伙睡,”红月摆手,坚决不同意一个人睡,荒山野岭又黑灯瞎火的,一想到关于那些野外睡帐篷的恐怖故事,浑身就起鸡皮疙瘩。

“本姑娘和红月,北柚和白爷,你们三个人睡一起,”白灵儿分配人数,大家作伴也就不担心夜半危险来临了。

“咱们一起睡?”红月咂舌,微微震惊的看着白灵儿,她可是男狐,虽然天天装成白灵儿吧……

白灵儿诧异,不解的看向红月:“怎么了吗!”

“啊!没事,分配的挺好,”红月抿嘴,惬意的支吾道。

白灵儿应声,侧头看向睚眦三人,愉悦的勾起一抹不明显的笑意。

“我倒是没问题,”刘呈可是很期待夜间来临,体验一把荒山野岭的感觉。

和尚两手和尚,眯着眼睛看向白灵儿几人道:“贫僧晚上要打坐诵读经文,不喜打扰,还是独自睡吧。”

“没问题,”白灵儿应声,就不必问睚眦了,保准没问题。

“既然咱们都分配好,以防万一咱们需要守夜,每一组守3个时辰,”白展堂提议,睡在外面总是会有意想不到的危险,何况还不知道什么人会追上了。

几人赞同,又开始琢磨起来,晚上吃什么,最终大家决定,吃烧烤,由和尚白展堂两位大厨主手。

“刘呈啊,今晚你可是有福气了,这方面和尚,白爷可是一流高手,烤出来的东西真是香,现在回想一下,叫人流连忘返,”红月开着车,通过车镜看向车内的刘呈,好久没吃烧烤了,晚上必须大快人心一顿。

“是吗,那真是好,”刘呈看书看的有些困了,揉了揉眼睛,把书和尚,不加思考的放在睚眦的腿上。

“那得准备食材和佐料,”靠在座椅上,仰着头轻摁着眼眶穴位,舒缓一下眼疲劳。

“这些不用操心,咱们都有现成的,”睚眦把书收起,摘下耳机撇了一眼身侧的刘呈。

这一路虽然并不颠簸,却也不太适合看书,钻研了这么久,估摸着是累了。

“记得还剩下许多海货,白灵儿去买帐篷时,多买点鱿鱼丝回来,配上辣酱真是回味无穷啊,”顾北柚闲来无事,和白展堂下了几场围棋。

白展堂的棋力不容小觑,不相伯仲,要不是顾北柚在从前对围棋有所研究,怕是下不过对方20子了。

“没问题,还有什么要买的嘛!”白灵儿点头说道,正好买着野山菇,对那玩应情有独钟。

“我能一起去不,我买些生活用品,”刘呈猛然睁开眼睛,这走的匆忙,生活用品怕是不够用吧。

在挑选两件衣服,启程时就只有两套衣服这也不够换的。

“本姑娘帮你买回来吧,记得列个清单发我手机上,”带着刘呈去有些不方便,还是一个人去吧。

“也好,那就谢白姐了,”刘呈点头,笑眯眯的冲白灵儿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