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无人关注的太行山下,这些时日热闹的很。

二十多年前被诡异灭门的太行仙门的遗迹,在一个月前突然开启,隐楼和丐帮,也开足马力,将这消息传得天下皆知。

连事情原委,都理得清清楚楚。

华山派最后弟子,江湖少侠车华,尾随刺杀江湖叛逆,左道妖人沈秋,结果意外撞破了这个大秘密。

又在沈秋追杀下,被隐楼高手所救,才能将消息传出。

现在各处小道消息乱传,而且大都和沈秋有关。

这原本的河洛大侠,入江湖不过三年时间,就如流星一样划过天际,短短时间闹得人尽皆知。

但问题是,沈秋一向自称江湖散人,没有师承。

很多人都好奇,沈秋那一身功夫是从哪里学来的。

除了一些铁憨憨,认为沈秋是天下奇才,苦修出来的武艺之外,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沈秋肯定是得了某些奇遇,才能在三年里,成就如今的武艺。

想想也是,天下哪来那么多绝世奇才?

大多数江湖散人是个什么怂样子,走江湖的人都知道。

散人乃是江湖最底层,这百多年来,哪有个散人能如沈秋一样横空出世的?

还有好事者,从隐楼那边买了沈秋的生平情报。

便发现,沈秋入江湖前,是和他师父来过太行的,时间卡的相当准,在离开太行后,那妖人就开始崭露头角。

现在真相大白。

沈秋那死去的师父,果然是挖到了秘宝,得了奇遇,让自家弟子,寻到了太行仙门的遗迹。

沈秋妖人,学的乃是真正的仙家功法。

怪不得区区三年,就有如此实力。

这消息传得有板有眼,说是沈秋学的什么“斗转星移”的仙家功夫,能模拟天下所有绝技。

以他人之力,化作诸般神妙。

这个传言一出,立刻引来江湖中人认可,也引得四周各地的大小门派闻风而动,一月之间,整个太行山附近,就如过年一样,每日都有新来者。

而反应最快的是河洛帮,据说是车华少侠带出消息当天下午,便派了精锐,赶赴太行。

那雄踞中原的河洛帮,作风真的霸道。

他们不由分说,以三千精锐守住入山山口,除了一些和他们有关系的门派外,不许其他江湖散人进入太行。

俨然一副地头蛇姿态,似是打定主意,要独吞太行秘宝。

当然也有人说,这是副帮主李义坚专门封山,来营救妖人沈秋的。

自五龙山庄事发后,现在江湖谁不知道,那李义坚曾认沈秋当大哥,两人关系深厚。

但说是这么说,这话却没人敢当着河洛帮人的面说出来,毕竟人家走了流程。

当日沈秋和李义坚,当着江湖高手的面,已是割袍断义。

两人还假模假样的打了一场,彻底撇清了关系。

真有人嚼舌头,不用沈秋出手,河洛帮为了维护自家清誉,也是绝不留情的。

这一月之中,太行山下,河洛帮已以此名义,打杀了几十人。

偏偏这太行山下,是河洛帮的地盘,人家在山下兵强马壮,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江湖众心中有怒火,却也发不出来。

“呸!”

太行山麓下,一伙结伴而来的江湖客,在路过河洛帮营地时,人人啐出口水,似是以这种方式,表达自己对河洛帮的不满和不屑。

原本入山之路,被那临时营寨死死挡住,那些穿着黑色号衣的帮众,还建了拒马,挖了壕沟,就是不让江湖人靠近。

“真是嚣张!勾结妖人,还是如此做派,这河洛帮啊,我看它风光也就这几年了。”

一名背着刀,披散着头发的江湖人,对好友们说了一句。

虽是辱骂,但话里却露出酸溜溜的意思。

行走江湖,名声很重要,但实力更重要,河洛帮两次正邪大战都有参与,它家雷诗音大龙头,为了救江湖正道,舍身饲虎的事,天下皆知。

只要雷诗音还在一天,江湖人就得承下这份恩情。

照现在这个样子发展下去,再多几年,已经抖起来的河洛帮,怕就要升入江湖顶流。

又和其他大门派建了人脉关系,要衰落下来,没那么容易的。

“大哥所得是。”

骑在马上的几个人也不在乎这些真相,他们就是打嘴炮,便附和道:

“它河洛帮也不过占了地势之利罢了,抢在咱们前头封了山,想要独吞秘宝,但隐楼高人仗义的很,在另一处山口许我等自由进出。

这寻宝之事,看的是个人机缘,它河洛帮再霸道也没用的。”

“前几日,听说又有人起出了宝物?”

话题被转到寻宝上,一众人的兴致都提了起来。

便有人碎嘴说到:

“我在临汾那边听人说,这一月之间,零零碎碎的,已有十几册秘籍被发现,还有好运气的人,寻得了仙家丹药。

据说吃了之后,凭空长了十年内力!”

“你那消息都是大半月前的旧闻了。”

另一人插话说:

“我两天前就到了,我刚到那天,就看到玉皇宫的大批弟子,鬼鬼祟祟的护着一样东西,往洛阳去了。

听说是那萧灵素运气好,寻得一处暗室,找到了真正的仙家秘宝。”

“是,据说是一棵宝树。

长了什么朱果之类的,火红火红,如珊瑚一般,有老道士喝醉了,在洛阳传出消息,说那朱果服下,便能洗身伐髓。

又有人说,萧灵素已吃了一枚,突破关窍,功力大涨,已入地榜中游。”

“不会吧?这么神奇?”

有人质疑了一句,当即引来不满,便有人信誓旦旦的说:

“你懂个什么!

这是仙家灵物,又岂是凡俗?大哥和我坐船来洛阳,那船上有些人乔装打扮,但还是被人认出了。

玉皇宫掌事,江湖大前辈冲和道长亲自往洛阳来,肯定是来护宝树回泰山的。”

“这般好运气,真是让人羡慕。”

又有人酸溜溜的说:

“我还听说,那玉皇宫,纯阳宗和剑门弟子,都是走河洛帮那边入山的。

那些河洛帮的狗腿子,侍奉他们如侍奉亲爹一样周到。”

“人家是正派高门嘛,咱们这些泥土一样卑贱的散人,怎么配和人家相提并论?

你看那妖人沈秋叛出正道,在潇湘之地杀害无辜,也不见以往公正的潇湘剑门和纯阳宗放个屁来。

人家都是有关系的,咱们羡慕不来。”

“嘿嘿,我听说,沈秋妖人,乃是那剑门大师姐林慧音的姘头,是潇湘剑门的女婿呢。

两人好的蜜里调油,自家人怎么会害自家人?”

“呃?我听说的不是这样啊。

说是沈秋和东方策有染,是东方策舍了己身,求了纯阳子前辈,所以纯阳宗才对沈秋妖人睁只眼闭着眼的。”

“你们说的都是错的,我听说的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