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凌虚剑啊。”

山崖之上,沈秋盘坐在悬崖边,看着眼前摊开的包袱。

包袱里放着一把断剑,还有十几块剑刃碎片,样式古朴。

虽已彻底断裂,但被拼凑在一起时,在那留有裂痕的剑身上,依然能看到那股如临渊望川的仙家出尘之气。

沈秋的手指,抚摸在那断剑上。

当即就有锐利剑鸣,十几块碎片无风而起,如暗器般轰向沈秋面颊。

“嘁,脾气挺大!”

沈秋不屑的说了句,带着天机无常的手指,扣在剑柄上,这一瞬间,那刺向他躯体的碎片,就如被无形之物压制住。

看得出来,凌虚剑真的想要一剑砍了沈秋。

但它做不到!

就如其他十二器一般,在沈秋大魔王手里,这仙家名刃,只能屈辱的服从,连个浪花都翻不出来。

“它好像很恨你。”

花青盘坐在另一边,他摇晃着扇子,饶有兴趣的看着沈秋把玩凌虚剑,这仙家名刃悲鸣不休,想要挣脱,却无能为力。

就如面对赤身大汉,无力自保,只能无助哭泣的小姑娘一样。

“它不是恨我。”

沈秋将那断剑放在眼前,如镜子一样,照应出自己的脸颊,他抚摸着下巴的胡须,轻声说:

“它是恨天机无常。任叔就是用这拳套毁了它,这剑通灵,怎能不恨呢?”

“原来如此。”

花青拄着下巴说:

“我之前还好奇,这仙家宝刃,怎么会断的这么惨,原来是天机无常做的,这就难怪了。

我早就听说,这墨家宝物,据说有切金断玉之能,只要被它扣住,再好的兵刃,也能被折断掉。

当年陆文山就是因为被任豪折断了陆家家传宝剑,才死在任豪手下的。”

“倒也不只是因为天机无常的断玉神妙。”

沈秋摇了摇头,说:

“是当时的任叔太强了,就算没有天机无常的兵主神妙,只靠拳掌,也足以毁掉这名刃。

天下十二器里,第一个被毁掉的,居然是号称破尽万法的凌虚仙剑,只能说那东灵君,运气太差了。

说起来,隐楼兵器谱也没说清楚。”

他看向刘卓然,问到:

“你也曾是凌虚剑主,这蓬莱仙剑有何神妙啊?”

“一是,可以照见心性,持剑时万邪不侵,运功不会有走火入魔的风险。”

刘卓然也没隐瞒,坦然说到:

“二来,这剑有分神之妙,能与持剑人心意相通,就算不会引剑之法,也能出鞘伤敌,就如仙家飞剑一般。

第三嘛,就是宝刃锋锐,天下无双,破尽万法。”

“就这?”

沈秋撇了撇嘴,他说:

“听起来厉害,但也就那样。

论锋锐,远不如承影。

论霸气,也不如太阿。

就算说照见心性,亦不如天机无常,诸邪不侵。

这拳套可是号称能知晓阴阳,逢凶化吉的。

虽然我也不觉得它有那么厉害。”

听沈秋这般说,扣在他手上的黑色拳套便发出咔的一声轻响,将沈秋十指死死裹住,就如压制一般,似是在恼怒沈秋说它无用。

“我也没说错呀。”

沈秋说:

“任叔带着你上战场,还不是死在长江边了?”

这一幕看的花青和刘卓然满脸愕然。

天下十二器,虽说都是通灵之物。

但如此通灵,能懂人言,还能做出反应的状态,两人是当真没见过。

就好像,这些沉默的兵刃,落在沈秋手中,真的就“活”过来一样。

“这把剑,还有更多妙用。”

沈秋站起身来,扣着凌虚剑柄,手指在断刃上摩挲着,他对刘卓然说:

“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唰”

他随手一挥,那断刃在空中切开空气,似有灵异闪现,地面上的断刃碎片,也被牵引着,重回剑刃上。

摇摇晃晃的,随着沈秋手腕挥动,在空中带出丝丝响声。

“哈,千刃。”

沈秋看着手中那聚散不休的碎片,他摩挲着下巴,对凌虚剑说:

“你这样不行啊,就几块碎片,哪有仙剑风采?不如我再帮你整一整,弄出一把真正的千刃仙剑。

别这么粗鲁嘛,别骂人!

眼下时代,灵气不存,你也不得修复,沈某这是在帮你啊。”

沈秋就如发神经一样。

站在悬崖边,对手中断剑喋喋不休,看的身后花青和刘卓然身上都有些发毛。

这是他们知道,沈秋可以和名刃对话,若是不知道的人,当真会以为沈秋已经疯了。

“哦?你还觉得,东灵会来带你回去?”

沈秋似是听到了凌虚剑的拒绝。

他冷笑一声,对手中仙剑说:

“他敢来,就别想回去了!

沈某弄出这么大的阵仗,就是为那千年老鬼准备的。

这样吧,咱两打个赌,若是东灵死在此处,魂飞魄散,你就随我心意,自断剑身,成就千刃之名!”

沈秋回头看了一眼刘卓然,他说:

“还要奉刘卓然为主,老老实实的随我等杀上仙山,把那些老鬼们挫骨扬灰。好不好啊?”

凌虚剑嘶鸣一声。

似是答应下来。

沈秋侧耳倾听,便冷笑着说:

“好!

若是沈某输了,就死在你凌虚剑下,临死前,也毁掉天机无常,圆你复仇之心。咱们可说好了啊。

到时候别不认账!”

“唰”

长剑飞舞,插在悬崖上,其他碎片也散落下来,落在剑刃周围。

沈秋拍了拍手,对花青和刘卓然说:

“你们两也真够厉害,我托沈兰带去口信,什么都没说,就被你们猜到目的,还主动援助,为我带来了这么一条大鱼。

这是测试吗?

测试沈某手段如何?”

“当然。”

花青合起扇子,对沈秋说:

“若你真能成事,我和刘兄以后便任你驱使。你也别怪我们小心眼,实在是事情太大,不能随意托付。”

“我也没生气啊。”

沈秋摊开双手,对花青说:

“不只是你们,很多人都看着呢。

大前辈们眼头很高,要让他们全力相助,压宝在我身上,沈某自然得做出一番事业。

不过,花青兄,上次在齐鲁,沈某法眼不开,没看出你的根脚。”

沈秋眯起眼睛,对花青说:

“竟没看出,你不是人。”

“好好说话!别骂人。”

花青脸色冷了下来,对沈秋说:

“什么叫我不是人啊?”

“被千年老鬼夺舍了,还能再活下来,说你不是人,难道说错了?”

沈秋眯起眼睛,朝着花青伸出手,他说:

“你想要沈某给你信心,想知道沈某的底牌,就给花兄看看。来,握住手,别抵抗,给你看点好玩的东西。”

花青看着眼前带着拳套的手,他思索片刻,便将左手放在沈秋手中。

下一瞬,一股巨力如风暴捶打,压得花青心海沸腾,他发出一声痛呼,嘴角喷出鲜血,双眼一翻,倒在地上。

这一幕吓坏了刘卓然。

他赶忙将花青扶起,却发现,花青已没了生息,真如死去一般。

“你”

刘卓然双眼愕然的看向沈秋。

后者却毫不在意,举起左臂,抚摸着手腕上的剑玉,轻弹了一下,说:

“花兄,你神魂异变,虽说是用的自己躯体,但和那些夺舍他人的千年老鬼,也没什么区别了。

此番之事,还要仰仗你这奇特本领呢。

你才是我等的‘杀手锏’,我们负责杀人,你负责拘魂,可好?”

说着话,沈秋将左手放在花青额头,剑玉颤抖间,花青神魂入体,呼吸恢复,沉寂的胸膛,也开始重新起伏,他缓缓睁开双眼。

这一刻,他看向沈秋的眼神,复杂至极。

几息之后,花青抬起手指,隐约能看到一缕黑沙在他之间晃动一瞬,就好似幻觉,又在下一刻消散开。

他叹了口气,说:

“沈秋,你这货,还真是好运气。”

“是啊,运气很好呢。”

沈秋半蹲在花青眼前,看着他的眼睛,他说:

“被人选着和那些老鬼拼命,想逃都逃不开。花兄,这次算我雇你的,报酬已经给了,要好生做事哦。”

“行。”

花青握紧拳头,说:

“若真能杀了那千年恶鬼,我以后便入你门下,任你驱使。”

“别这么见外。”

沈秋伸手在花青肩膀上拍了拍,说:

“咱们,早就是一路人了。待我得入天榜时,开门立派,定会给花兄一个长老位置,到时候,可别拒绝。

好了,底牌也给你看了,现在来说说具体事项吧。”

“唰”

张岚身形似鬼般,拉出丝丝幻影,落在三人旁边,挥手从袖子里取出一副卷起来的地图,放在众人眼前。

夜尽琉璃黑扇自手中翻出,点在地图上。

但他还没说话,花青和刘卓然便飞身撤出两丈,两人目光都落在那黑扇上,刘卓然语气森然的说:

“别拿那危险东西挥来挥去,你一个失手,咱们就要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别怕嘛。”

沈秋劈手夺过黑扇,唰的一声打开,在烟气四散中,悠然的摆来摆去,他对两人说:

“张岚是个没本事的家伙,给他一个多月,都没能让这宝扇服气,但有沈某在,便不会出问题的。”

“你别胡说!”

张岚一把将黑扇抢过来,合拢起来,很不满的说:

“本少爷乃是爱扇之人,这宝扇也知我心意,我已和它说好了,只待本少爷毒术入门,再将扇面上那夜尽天明图补全。

它便愿意相助于我的。

好了,别闹了,过来吧,本少爷给你们说说计划。”

两人狐疑警惕的靠过来,便听到张岚说:

“我们等了一个月,那群江湖人,才打通通往照影石壁的路,要越过层层机关,进入遗址最深处,估计还得小半月的时间。

待他们发现照影石壁,待东灵君也进入那石室后,便是我等行动的机会。”

“我兄长,会在那时,打开照影石壁!”

沈秋指了指地图最中心的位置,他对花青和刘卓然说:

“到那时,一些很有意思,很危险的东西,便会被释放出来,四处断龙石也会落下,封住东灵君逃离的路线,那时便是瓮中捉鳖。

但也是一场硬仗,东灵君乃是天榜中人,一身剑术出神入化,即便是受了伤,我等前去刺杀,也是舍命之举。

但我知道,东灵君有个弱点。”

沈秋看着刘卓然,他说:

“你师父,身上的寒毒祛除了吗?”

“我不知道。”

刘卓然摇了摇头,说:

“我甚至不知道他中了毒。

但现在想来,我上次见师父时,他还未被老鬼夺舍,但身上确实多了个古怪玉佩,我师父那人,向来不喜装饰这些东西。

若你所说寒毒在身,那么这块多出来的玉佩,肯定就是用来压制寒毒之物。”

“等等,刘卓然的师父解不了寒毒,不代表真正的东灵君解不了。”

花青摇了摇头,他说:

“那些老鬼个个都有手段,一般的寒毒,难不住他们。”

“不是一般的。”

站在身后的小铁瓮声瓮气的说:

“是那害死我父亲之物,源自长白寒魄的寒毒。”

“嗯。”

花青这才放下心来。

那等灵气时代才有的奇物,想要解去,也得有灵物相持,东灵君就算有解毒之法,手中无有宝物,也是拿长白寒魄没办法的。

“这便是胜机所在。”

沈秋摩挲着下巴,说:

“只待寒毒爆发,毁去东灵躯体,那千年神魂不想跟着殉葬,就只能逃离出去,接下来要怎么做,花兄,就不必我多说了吧?”

花青点了点头。

他看着眼前地图,几息之后,他说:

“那些随着东灵君进入遗址的江湖人要放弃吗?”

“人啊,总是固执的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你不让他们亲眼看到那些酷烈之事,咱们说什么,他们都不会信的。”

沈秋抿了抿嘴,轻声说:

“这不是放弃,这是筛选。

能从蓬莱引发的灾厄中,活下来的那些,自然会看到真相,这可比什么苦口婆心的劝说,有用多了。”

“再者说,咱们都只是听说过万灵阵,却没有亲眼见过,这一次,也趁着机会开开眼界。

想要毁掉那些你从未见过的事物,就得先了解它们。”

刘卓然是第一次听说“万灵阵”这个词。

但看花青和沈秋的表情,他们应该是知道,这个词的真正含义,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沈某给这次行动,起个吉利的代号吧。”

在几只凤头鹰的嘶鸣中,沈秋咧开笑容,他对其他人伸出手,说:

“咱们就叫它,‘诛仙’行动!”

青青笑嘻嘻的跳过来,第一个伸手握住师兄的手,然后是山鬼,张岚,小铁,玄鱼。

手掌层层叠叠,刘卓然也伸手覆在最上,最后是花青的手摁在顶端。

“一群不认输的凡夫俗子聚集起来,机关算尽,谋害一名千年仙人,啧,想想就让人热血澎湃,以这太行山中将生之事。

宣告江湖武林的千年儿戏,到此结束!”

沈秋感受着手上的重量,沉甸甸的。

他环视一周,轻声说:

“做好准备,诸位。”

“接下来,咱们,大干一场。”

相关书籍: 左道江湖 小说左道江湖龙空左道江湖txt下载八零左道江湖起点左道江湖 驿路羁旅

我真的在打篮球
我是一个准备留学的普通留美留学生,正准备努力学习天天向上,留学归来建设美丽祖国!可是,踏上美利坚的那一刻,一切都不一样了……你拿起了篮球!你走进了球场!你在球场的山呼海啸中‘迷路’了,头脑一片空白!……我本来是一个未来制霸21世纪的生物
临河羡鱼翁
暗黑大陆之移动堡垒
游戏宅男赵勇意外穿越到暗黑破坏神的世界。他发现这个世界和游戏差不多,打怪掉宝,升级探秘,一切都很正常!可是,当他面对城外无数的怪物大军攻城时。赵勇忍不住焦急的问:“天使军团呢?为什么还不来支援!”“天使,什么天使?那不就是吗。”城外,轰
炼狱深渊
从天秀自雷吃鸡走向无敌
单女主!无敌碾压流!收藏有惊喜!决赛圈。面对四人满编队的嚣张挑衅,心态裂开的唐辉,为了体面一些,毅然自雷。但没想到。这一雷,竟然吃鸡,并喜提了天秀欧皇系统。“恭喜宿主,完成天秀操作,暴击绝版黄金风衣一套!”“恭喜宿主,完成千人斩成就,暴击玛莎拉蒂ghibli金3辆!”“恭喜宿主,成功登顶国服榜一,暴击特斯拉odel3(奇幻紫)10辆!”……“没有什么场景是秀不了的,如果有,那肯定是队友还未献祭。”
天秀之主
网游之文明霸途
2333年,蓝星文明已经高度发达,但寿命问题一直限制着文明的发展速度……一款可以让人类寿命延长的虚拟游戏《文明》横空出世……故事就这样开始了……然而,一切真的那么简单吗?建了一个书友群,想和作者交流提意见就加入吧,企鹅群号:793284
银枪暮雪
我有一座新手村
武道复兴三十年之后,牧云泽带着一座游戏中的新手村,穿越到这个武道大兴的世界望着眼前厚厚的《武学基础理论知识大纲》,牧云泽有些眼晕牧云泽“穿越了还要刷题,这一点都不!!!“
束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