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瑾来到天贼,算是知道什么叫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了,更何况这是一窝臭皮匠,而且还都是臭不要脸的臭皮匠!

整个公司轮番上阵,硬生生的从他这里掏走了许多的干货!

这些干货不能说是秘密,可却也不是烂大街的货色,正常公司的管理层,不锻炼个三五年,是无法摸索到这些东西的。

而且话语中说的正常公司,是那种体制完全成熟,而且还必须涉及到了多个公司配合的那种集团公司。

这就愈发让这些干货显得难能可贵了。

尤其是对天贼这么一个,成立时间很短,可偏偏风头大的吓人,产业散乱的过分,在外人看来几乎每天都面临着崩溃的公司来说,这些干货更是宛如救命稻草一般。

大家换个角度想想就知道了——现阶段的天贼公司想要从一个能称为集团的公司里面,挖走培养两三年的管理人员,得付出多大的代价?

毕竟公司如此不稳定,你不付出格外的代价,凭什么让人家舍弃稳定的工作,来和你打天下?

更何况,即便是付得出代价,天贼公司也不敢挖啊!

挖过来一个,最多能撑起一个部门的事情,对大局无利,甚至产出还要分给对方多半。

可要是挖来的多了,难免里面会有奸细,但凡有一个,那天贼还是楚小天的天贼吗?

轻轻松松三拳两脚给你架空了。

商场如战场,可不是说笑的!

而有了这些通过干货,再加上莫老的培训,天贼就可以在最短时间内拉出一批可用的管理人员出来。

……

时间流逝。

接近傍晚的时候,陆瑾终于见到楚小天了。

“好手段啊!”陆瑾看到楚小天,瞬间一股邪火涌上心头。

他昨天最多算是在生活习惯上鄙视了楚小天一把,而楚小天呢,反手就让他打了一天的白工!

“诶呀,这话说得,能者多劳嘛。”楚小天笑呵呵的说道,丝毫不生气。

便宜都占了,还不让人家撒撒火吗?

他甚至还轻松给陆瑾泡了茶。

当然了,没陆瑾泡茶那么精细,就是茶叶扔进去,开水倒进去,一人一大杯,你爱喝不喝。

陆瑾气归气,可也没办法。

只能自叹——进了土匪窝了!

“安啦,明天是节目的最后一天,本来不是要咱们双方来商量地方的吗?我不参与了,你定地方,如何?”楚小天摊摊手,说出了早就想好的条件。

他和陆瑾算是半个朋友。

而且,等节目录制完了,他也是要进入天南会,和陆瑾当盟友的。

关系搞的太僵,没必要。

斗而不破,是最好的。

陆瑾听完,心头的火气也消散大半了,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将茶杯里面的茶水倒掉,将茶壶里面剩余的茶水也倒掉,重新倒入了开水泡茶,嘲讽了一句:“头泡茶你也喝?”

“矫情。”楚小天翻了个白眼。

“这叫干净。”陆瑾回怼:“你难道不知道茶叶上有灰尘和杂质?”

“呵呵,你平时呼吸就不吸灰尘杂质了?”楚小天撇撇嘴:“再说了,你看不到这是什么茶叶吗?这种好茶,会有灰尘杂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