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热闹的保镖早在罗哈德开枪时就躲进录音室大门后。

罗哈德突然踏上台阶的举动让他们下意识把手放在腰间。

转身装作无事

干掉两个保镖

两把枪,两个屁股

选三啊!当然要选三啊!

牧苏将名字贴到选项三后,心中呐喊,恨不得冲上去掐断透明桥的网络。

什么时候你们才能意识到“单纯杀人并不能使敌人恐惧”这一点。一个精神病说要杀了你和一只鬼要杀了你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啊!

单纯用枪杀死敌人只会让敌人觉得“哼看起来很厉害但下一个死的就是他”,但如果是每个被杀死的敌人屁股都插着一把枪还是他们自己的枪,每个看到的敌人就会想“这家伙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可太他妈可怕了我要离开这儿!”

这就是威慑力。

杀手或组织杀人后留下标记可不是想说“诶你看我这符号美不美”。

牧苏很想切出游戏再讲个故事,可惜聊天窗始终没响起,还没人看他的小故事或者看了没回复。

无论哪种,都不适合牧苏再讲一次故事。

画面里,罗哈德已经迈上最后一层台阶,两位保镖留给玩家们选择的时间不多了。

下一刻,岑缨缨和透明桥几乎同时做选择选项一和选项二并列浮现名字。

岑缨缨坚持了她的独狼路线,透明桥小队回天乏术!

牧苏捂住胸口,感觉自己恋爱了。

选项二和选项三最后同时暗下,罗哈德的步伐加快而坚定,强健有力的手掌握住门把,倏然推开!

门后保镖被撞得趔趄后仰,同伴见状连忙举枪,被一只手掌攥住掀起。

砰!

枪声响起,在天花板留下一道弹孔。

罗哈德抓着爆表手腕一个过肩摔,动作利索地褪下他的西服裤,将属于白人警官的配枪嘟进保镖的屁股。

“嗷!”

震慑灵魂的惨叫在门口响起。罗哈德又快速捡起掉落的枪顶在另一名刚爬起来的保镖额头。

保镖动作僵住,满头冷汗地丢掉枪举起双手。

“转过去。”

冷血菊花狂魔罗哈德面无表情开口。

“如果你要做什么……请随便,放过我,我只是需要钱来养活家人。”

保镖紧张地蠕动喉结开口,听得身旁同伴惨叫,他不知道这位同事遭受了何种噩梦。

新的选项浮现。

打死他

放过保镖然后被保镖从背后开黑枪

手里的枪需要一个枪套

好耶!

牧苏喜欢这个选择。

尽管透明桥出于完成次要任务诱向死亡的低语选择了选项二,但牧苏很高兴岑缨缨加入了他的小队。

只是暂时的。

手里的枪需要一个枪套闪烁着暗下,罗哈德又晃了晃枪口,保镖不得不缓缓转过身他偷瞥向一旁惨叫的同伴。旁光刚隐约发现什么,倏然一阵撕心裂肺地剧痛涌上脑海。

冷血菊花狂魔先生罗哈德捡起保镖掉落的枪,冷酷走向走廊。

走廊深处回荡起惊呼与杂乱脚步,里面的人听到了响声,他没有太多时间了,得抓紧找到假史密斯。

一名保镖冲到走廊,被早有准备的罗哈德抱住腰撞上墙壁,选项与此同时浮现。

打死他

放过保镖然后被保镖从背后开黑枪

治疗便秘,一次一颗子弹

4:0:5,牧苏和他的小伙伴正大杀特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