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淑觉得自己有点糊涂又有点明白。但是秦束的样子,她应该是不会追究自己对京皓所做的事了。

她回着秦束的话道:“阿姨,那个药,我虽然没有用完,但是一出了酒吧之后,我就很害怕,已经把它拿丢了。”

秦束淡笑道:“这样啊!没事。这件事,阿姨不会怪你的,我也知道你是真心喜欢我家小皓的。

但是他那个人,原则性太强,不怎么好攻克下来。你放心,阿姨,会站在你这边,帮你努努力。”

欧阳淑高兴地笑着道:“谢谢阿姨,不过…这件事就看我们俩的缘分吧,强求不了,就不强求了吧。

夜已经深了,我们早点去休息吧。”

秦束起身拉着欧阳淑道:“好好,走吧。”

第二天白史菲去上班的时候,家乐已经准备好她的行李,准备搬家了。

她站在小区的门口,拿着她那唯一的行李——密码箱。站了一小会后,一辆小轿车就停在了她的面前。

车里的龙飞明打开车门,跟她伸手接过密码箱放进了后备箱里。待两人都在车里坐好之后,家乐对着他满眼笑意地说:

“那个……谢谢你送我去东郊那边。”

龙飞明道:“没事,反正今天没有我的课。”

龙飞明启动车子离开小区门口后,家乐表达着自己心中的崇拜道:

“其实,我们几个之中,我最没有想到的,就是你居然会成为一名人民教师。”

龙飞明平淡抿嘴笑着道:“就是一名平平无奇的体育老师也算吗?”

家乐点头肯定道:“算啊!怎么不算!我还记得高中那会你拼命练习锻炼的样子,你是经过努力之后,才当上了体育老师的,并不是你伸手就得到的这份职业。

你是努力过的人,所以,你值得拥有。”

家乐给他比了一个赞的手势。龙飞明给她回以了一个真心的敛嘴笑容。

白史菲去上了一个厕所回来之后,就看到秦月站在吧台上,貌似在找着什么人。

她慢悠悠地走了过去,秦月晃动一眼,看到她后,立马跑到她的跟前。

急急地道:“菲菲姐,你总算是回来了?”

白史菲慢悠悠地问她:“怎么了?”

她拿了一张单子递到她的面前。白史菲只是瞄了一眼纸质上的颜色样式,疑惑的问她:

“你给我外卖单做什么?江源不是在那里的吗?”

秦月提醒她道:“你认真的,好好的看一下。特别是往最后看。”

这次白史菲再次看了一眼,甚至把最后的顾客备注信息都给看了。

但是,她可算是知道秦月为什么一定要给她外卖单了。因为纸面的信息写着,35杯拿铁咖啡送到水港金融大厦的22层——贺皓律师事务所。

而最后的备注信息是:希望是白史菲白小姐煮的咖啡,并且由她本人亲自送到律所。

白史菲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京皓弄的事情。怎么办,自己男朋友的要求,她得满足啊!

白史菲潇洒的对着秦月笑了笑好:“好,我知道了。那你先去忙你的吧!”

“好的,菲菲姐。”

秦月走了之后,白史菲就拿着单子走进了吧台里面。一进去就受到了陆江源的调凯:

“我说菲菲,不错哦~,现在都是直接定制了。”

白史菲淡笑着,半真半假地接他的话道:“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是有一个同学在那里上班,所以他才这样点名让我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