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是秦沐涵惋惜的地方,不过后来,秦沐涵也就想通了,这或许根本就不是自己的机缘呢?

“爹,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可真的要去雷海了。”恨之娇嗔。

“哈哈,恨之,爹爹可不想你们两个小灯泡,巴不得你和你姐姐现在就在天元城,离我和你娘远远的。”

随后一家四口附和着笑了起来。

……

天元城位于修真界的西面,这里,在修真界中属于门派最少的地方。

别看天元城属于蛮荒之地,而且经常会遇见猛虎凶兽,可是这里的灵力却异常浓郁,是一个数一数二的历练的好地方。

恨之和曾惜儿带领着曾家为数不多的金丹弟子,其中包括了曾蒙和曾曾磊。

“恨之,我可是你的长辈,这荒山野岭的,到处都是灵兽,我命令你,马上给我找地方休息。”一个绝色女子埋怨着,锤着自己发酸的肩膀。

真是的,要不是这个恨之建议说是在天元城外历练一番,自己现在早就躺在了舒服的大床之上了。

恨之慵懒地看着曾卿颜继续做作,像这样的好戏,恨之不知道看了多少次了。

“姑姑既然是累了,那你就自己在这里休息吧,咱们继续赶路,这些灵兽就留给姑姑,姐姐,咱们该收拾行礼走了。”恨之风轻云淡地说着。

“你……”曾卿颜气得说不出话来。

曾家其他弟子面面相觑,一言不发。

谁不知道,这天元山上的灵兽最是凶猛,这里的一阶灵兽,完全可以比得上外边的二阶灵兽。

天元城外有不少的佣兵团,这些,就是为了组团杀灵兽才建立的,由此可以想象,天元城的灵兽究竟有多么的强悍。

曾卿颜紧了紧自己的双手,恨之,这些仇,我一个个地记住了。

要知道,再这之前,曾卿颜就已经多次和恨之作对,都被恨之给忿了回去。

恨之说完,作势要带着弟子们离开。

“慢着。”一个清脆地女声叫住了恨之,正是曾惜儿,“妹妹,那好歹是姑姑,也得尊重一下才好。”

曾卿颜顿时底气足了起来,顿时变得趾高气扬,有曾惜儿为自己撑腰,在怎么样,都必须要这个恨之掉一层皮。

“恨之侄女,姑姑也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可是姑姑累了,实在杀不动灵兽,要不,侄女你帮帮姑姑杀了这些灵兽可好。”

曾卿眼得意洋洋地看着恨之,这里地灵兽她自己最清楚不过了,虽然说实力不过才四阶修为,可耐不住他们的数量多。

曾卿颜也做好了,而且是信心十足。

以往在这样的历练之中,都是自己领队,顺便能够得到不少人地孝顺。

更重要的是,曾卿颜喜欢那种被人崇拜仰视的感觉。

可是这一切,自从这个恨之回来以后,全都消失了,而且如今的自己在曾家可以说是举步艰难,在曾家活得还不如一条狗。

“姑姑你确定?若是我杀了他们,你也的有一些表示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