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后,赵岩由飞鸽传书得知,蜀州知州潘文岳一行,将于两日后抵达长郸城。

赵岩不由得大喜。

新政虽然坎坷,但如今总算是在大周缓缓铺开了,而能让新政迅速升温的唯一方法,就是将蜀州新政的成果展现出来。

这一次,赵岩要玩一次大的,不仅要大力宣扬蜀州新政的成果,还要让周边各国羡慕嫉妒恨,然后也迫不及待地开启新政。

垂拱殿内。

萧敬业、刘朝同、孔墨山、杨兴怀、上官不悦,这五个朝廷支柱都被赵岩召了进来。

赵岩看着下面的五个人,说道:“潘爱卿一行明日便要回到长郸城了,蜀州新政的成绩,别人不清楚,你们五个可是心知肚明的,他们回来,我们自然要准备一个隆重的欢迎仪式。”

“一方面是因为这群人对我大周朝廷有巨大功勋,另一方面也要让周边诸国看一看,我们的蜀州新政到底取得了多么耀眼的成果。”

听到此话,萧敬业五人的心中都有些发酸。

都有些后悔当时没有争取自己去蜀州进行新政改革。

这可绝对是名垂千古的事情。

萧敬业也有些郁闷,心中想道:数百年以后,大周的后人或许已经忘记有一个做文相的萧敬业了,但绝对会记得蜀州新政改革的潘文岳,早知潘文岳能取得如此辉煌的成绩,他拼着这个文相不做也要争着去蜀州当知州了。

上官不悦也是郁闷,他比潘文悦还年轻呢,这种任务让他做,没准比潘文岳做得还好呢,他悔的肠子都发青了。

至于杨兴怀和孔墨山则是认为,若是自己再年轻几岁,这个美差绝对能落在自己身上。

“咳咳……”赵岩干咳两声,才将这五人从郁闷中唤醒了过来。

“都讲一讲吧,该如何欢迎他们?”

萧敬业思索了一下,说道:“陛下,臣以为,若百姓得知潘知州返回的消息,定然会涌到街头,夹道欢迎的,而我等臣子亦可以在大殿外静待他们归来。”

能让众大臣齐迎他们归来,已经算得上非常巨大的荣耀了。

“就这?”赵岩白了萧敬业一眼,道:“不行,这种阵势太小了!”

杨兴怀拱手道:“那……让文武百官出城迎接?然后陛下在宫内摆上庆功宴,如何?”

赵岩微微一笑,说道:“朕的想法是,文武百官出城三里迎接,而朕在城门处迎接。”

三里,并不是一个随便说说的距离。

在大众的认知中,城池乃是防御最坚固的所在,而在城池三里以内,都代表着安全与稳固。

走出这三里,则就不一样了。

在大周礼仪中,朝廷文武百官同时离京三里,代表着一种巨大的荣耀。

这种荣耀,即使是皇帝也不一定能够享受到。

“啊?陛下,这有些不妥吧!历朝历代也都没有这个规矩啊!你不能轻易出城啊!”上官不悦皱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