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好不好嘛?”秦锦见秦沥阳的反应最大,于是跳下凳子,直接跑去了秦沥阳的身边,拽着他的胳膊直摇,“好不好嘛?”

秦沥阳面有难色,他又不忍心拂了秦锦的意,只能柔声对她说道,“长宁,这事情不是闹着玩的,哪里能说拜就拜,你也不看看人家愿意不愿意。”

“大哥,我倒是觉得虞大哥和萧大哥人不错。”秦二愣子秦沥川将嘴里的肉给咽了下去,随后说道,“结拜就结拜,怕什么?”

秦沥阳真的很想将自己这个没脑袋的弟弟一脚给踹回靖国公府去。他那脑子长来是做什么的?

秦锦噘嘴,表示她不开心,她马上走到了萧衍的身边,“萧大哥,你当我哥哥可好?”

萧衍的眸光微闪,看着秦锦,放柔了声音说道,“殿下,这不是闹着玩的。”他的心底略苦。他也是萧氏子孙,本应是皇族之人,却偏生现在变成了庶民。

“可是我很想让你当我的哥哥。”秦锦歪着头,用可怜巴巴的小眼神看着萧衍。

萧衍略别开头,侧过了秦锦的目光,“殿下是君,微臣只是臣。”

艾玛!秦锦恨不得要去墙角画圈圈了,她这是被拒绝了……

秦沥阳见萧衍如此,心底倒是有点过意不去。

若是换成别人,秦锦提出这个要求,他也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但是现在是萧衍,谁都知道他出身是什么。当年太皇太后是让萧衍的祖上贬为庶民,还三代不能出仕,如今到了萧衍这一辈虽然是过了三代了,但是他在侍卫营里这么多年还是窝都没挪过,依然当着最低级的侍卫看守着神武门,是人都明白太皇太后还是在忌惮着萧衍他们这一支了。

秦锦见大家都没这么一个意思,也只能悻悻的坐下。

这一顿饭因为秦锦那一句话吃的有点略显的尴尬。

等饭后,大家各自告辞,秦沥阳带着秦锦和秦沥川回家,萧衍也和虞听风一道离开。

“你说那泰和郡主是怎么想的?”虞听风走在萧衍的身侧,轻声问道。“她这不是在给你找麻烦吗?”若是这事情被太皇太后知道了,还不知道要怎么整治萧衍了。

“她或许没想那么多。”萧衍淡淡的说道。

“唉,我发现是平日里对别人都冷冷的,唯独对这个泰和郡主都是软声软语的。要不是她那年纪实在是小,我都要以为你是喜欢她了。”虞听风摸着下巴说道。

“你不觉得在宫里,只有她的眼神是最正的吗?”萧衍抬眸看了一眼虞听风,随后说道。

“这倒是。”虞听风想了想,随后点了点头,“比起那一群捧高踩低的人来说,泰和郡主的确是不错。”

秦锦的情绪也有点低落。

她原本是想着若是大哥和二哥哥与萧衍还有虞听风能结拜的话,日后等萧衍登基了,靖国公府就稳妥了,大哥和二哥也不会在忍受多年边疆的风霜之苦。

但是坐在回去的马车上,秦锦就很想给自己一巴掌。

她是心急了!

这种事情只能潜移默化,徐徐图之,哪里能像她这般的鲁莽,上来就要叫人结拜的。

秦锦叹息了一声,说道耍心眼什么的,她果然还是嫩了点。

秦锦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还是要想办法努力的朝萧衍那条金大腿靠拢啊!什么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萧衍不会因为她的一句话就会对她好。

感情都是处出来的,没事,她反正是全天下最闲的那一个,什么都不多,唯有时间多……

秦锦这第一天上女学可以说是过的风平浪静,而且还有意外的收获。

等回到靖国公府之后,靖国公夫人问了秦锦上学的情况,这悬着的心才算是放下来,不过听说了秦锦在街上被忠义侯府养的恶仆给欺负了,若不是有人及时赶到将她给接了下来,只怕会摔的够呛,靖国公夫人这就坐不住了。

她先是将秦沥川和秦沥阳给好一顿臭骂,随后捞袖子就想去忠义侯府揍人,还是靖国公把她给拦腰抱住,这才没让她一冲动,就打到忠义侯府门上去。

“哎呦,我个暴脾气的。我就不相信整个京城还没人能收拾了忠义侯府了!”虽然被自己的丈夫给拦住了,靖国公夫人还是气的面容微红,“我已经忍他们很久了,这要是我年轻的时候,早就带人去抄了他们家了。敢动我们家长宁!”

秦锦……

秦沥川和秦沥阳已经见怪不怪的低头站在一边,只有靖国公摇头微笑,“好了,儿子都那么大了,你那脾气还是一点就着。”虽然他嘴上是在数落着自己的妻子,但是眼底却一片温柔之意。

秦锦在一边眨着大眼睛看得心底好生的羡慕。

前一世她嫁了天下第一人,当了皇后,还当了太后,可以说是让全天下女人都羡慕的,只是这表面风光,背后落寞的苦楚只有她一个人知晓,这一世她不求自己的夫君多有能耐,多有出息,地位有多高,只要能如大伯父对大伯母那样眷眷情深,不离不弃,一心一意就好了。

努力!加油!秦锦在心底不住的鼓励自己。

“你倒是沉得住气,合着长宁就被那些恶仆给白白欺负了。”国公夫人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给靖国公,“忠义侯那一家子在京里横行霸道的都已经是习惯了,平日里不惹咱们,咱们也就给个眼睛看看,现在居然敢动长宁,我就咽不下这口气。”

“大伯母息怒。”秦锦见大伯母一直想要替自己出头,于是开口道,“今日我没有带侍女,也是穿着寻常的衣衫,忠义侯府的人自是将长宁当成了普通人家的孩子,所以才如此的嚣张和傲慢,那些人终日如此,加以时日,民怨积累,自是会有报应上身的。”她今日第一天入学,定慧衫还在赶制,若是白天的时候她身上穿着定慧衫,忠义侯府的家仆即便是看在定慧衫上也不会对秦锦那般的没有礼貌。

秦锦不想将这事情闹大了,毕竟若是真的闹起来,虽然太皇太后和皇太后是会帮着她出一口气,但是她们与皇后之间的关系本就微妙,忠义侯在朝中又是一跺脚都会让朝野抖一抖的人物,只怕这么一弄,就直接将靖国公府又给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去了。到时候若是太皇太后和皇太后拿着靖国公府当挡箭牌去制衡皇后背后的忠义侯府,那才真真的是惹了一身的腥臊。

她不是怕事,而是没必要惹的麻烦,现在就不要去惹。

况且今日在街上接下她的人是萧衍,若是这事情闹起来,萧衍又救她一次的事情就藏不住了,萧衍再蛰伏半年就有机会可以脱离侍卫所,如果这一世因为她惹的这事将他的那次机会给搅黄了,脱离不了侍卫所,那就很可能会改变他的一生。

未来的萧衍大帝没有了,她上哪里去抱金大腿去!难道要抱萧呈言的吗?别恶心她了,她还想好好的多活几年,嫁人生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