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的气流波动仿佛被按下了定格键,原本修罗的炼狱瞬间被清散。

沉书怔怔的看着胸口的蓝色剑身,他抬眸看向云止寒,开口间鲜血汹涌,

“你都知道?”

小世界里,冰落不安的在湖边走来走去,她很担心,她知道云止寒可以越阶和化神期对战,可沉书究竟是化神哪个境界她却看不出来。

师父能不能打得过他,沉书还是个邪修,止寒会不会吃亏。

冰落眉头狠狠的皱起,这个时候他应该追上来了,也应该已经和沉书对上了。

她无奈的盘膝坐了下来,看着头顶的灿烂星辰,一颗心忐忑的紧,她不能出去,她参与不了他们的对战,反而还会让云止寒分心,万一又被沉书捉住还是他的掣肘......

可她好担心啊。

冰落看着手中的传讯石,握紧又松开,再等等,若是他还没有给她传讯她就悄咪咪出去看看。

“止寒,你要安全。”

云止寒收回寒冰,他缓步走向沉书,

“你这邪术云水大陆可是没有。”

哪个修仙大陆都存在邪修,但这种通过吸噬别人灵力来晋升自己的邪术并不属于云水大陆,无论是千年前的邪阳宗还是现在,正道铲除邪修的记录并没有这种。

沉书此时已经脱力的跌落在地面,云止寒这一剑可真狠呐,直接没留给他活下来的余地。

他目光复杂的对上他的视线,半响呵呵一笑,

“那老家伙将邪种包藏在灵物之内,我也是吸收之后才发现的。”

说到这里,他一口鲜血吐出,刚刚的中剑后的生机仿若错觉,整个人带着颓死之相,

“我可是.......没将......这邪术......扩散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