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位掌门,好久不见,近来可安好?”

镇抚司衙门内,滕瑞麒向李星河等人说道。

天山派的孟纤巧冷哼一声,“没见到林大人之前一切安好,见到你之后一切不安。”

之前在滕瑞麒手中吃了大亏,如今虽因为利益合作到一起,但脾气总归会有一些。

“若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林某在此向诸位致歉,形势所迫,我也是身不由己啊。”对于即将供自己驱使的人,滕瑞麒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大度。

被呛两句又不是什么大事,接下来三年你们可是要给我卖命。

“武库已经准备好了,大家是现在过去还是先略作修整?”

“都是先天,区区赶路哪里需要修整,现在就去吧。”阎天磊作为辈分最高的,说话还是有些分量,直接一锤定音。

滕瑞麒微微点头,唤来申喜对众人说道,“好,那我让申喜带你们过去。另外,住所也已准备好,等从武库出来后会有人联系你们。我手头还有些要事,就不奉陪了。”

“慢。”李星河出声阻拦,“林大人,信件中你讲的话可还算数?”

微微一愣,滕瑞麒很快反应过来,“算,怎么可能不算!我已经为李掌门做了一份详细的计划,你的抱负一定可以实现。”

“好,我信你。”

两年时间从小旗官窜到锦衣卫指挥使,李星河不信也得信,反正他没这个水平。

等七人前往武库,滕瑞麒又喊来王二虎前往书房议事。

“我让你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王二虎掏出一份材料,“全在这里,经过辽东、山西两地的锦衣卫配合,我基本摸清了晋商与努尔哈赤的交易通道。并且扮演劫匪抢了一小批货,全是上好的精铁,其他几批货因为怕暴露没有动手,但可以看出是粮食与盐。”

“哼!吃里扒外的狗东西!死不足惜!”

滕瑞麒看着上面动辄以万计的交易额,怒火中烧,前线官兵奋力死战,后方商人给敌人当后勤补给,任何一个有良心的人看到此事都会愤怒。

“查到他们与东林党的关系了吗?”

王二虎有些羞愧,“这...卑职无能,查到山西大同知府身上就断掉了,再向上查不出来,只隐约发现牵扯到刑部的崔景荣与大理寺的右都御史。”

如此庞大的走私规模,刑部与大理寺是罩不住的,上上下下关节极多,必须要全部打通,任何一环出了问题都要面临暴露的风险。

不出意外的话,整个东林党内山西籍的人士都有参与,其他省份的或多或少也有几个牵涉其中。

“命山西与辽东的兄弟不要轻举妄动,只负责监视,一旦有被发现的可能立即撤退,切勿打草惊蛇。大同知府这边我会亲自处理,再向上就牵扯到京城方面,情况复杂,不是你能插手的了。”

滕瑞麒面色凝重,他欲借助晋商里通外敌之事一举摧毁东林党,除了掌握切实的证据之外,恰当之时还要伪造一二,如此才能一网打尽没有遗漏。

在后代历史上,史学家将滕瑞麒主导的晋商案与胡惟庸案、蓝玉案、梃击案、红丸案等案放在一起,并称为大明奇案,这些案子统一的特点是牵连极广,深刻影响了时局变化。

“杨涟有没有参与其中,有线索吗?”王二虎转身离去之时,滕瑞麒突然开口问道。

“没有。”